联系号码
关于我们

证据面前,老公忏悔

作者:; 时间:2016-2-17 20:56:55

一天上午,前台说有个外地来的当事人要进行婚姻调查,让我接待一下。见了面,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又是一个豪门怨妇。她曾经非常漂亮的脸和绝佳的身材,已显出疲惫。她告诉我,她曾经是个模特。她嫁给了现在的丈夫,丈夫本人不但是行长,而且其家世可谓“红色豪门”。为了不想有其他的后患,决定从外地赶来进行委托! 
  她开门见山:“我老公跟他单位的付行长搞上了,三天后他们要去外地城市,你们跟着他们,给我拍下证据来。”
  与她又深谈了一会,我又着实地劝了她一阵,见她面露出笑容,我才与她告别。
  第三天,我和同事来到机场,看看表已快到起飞时间,候机厅内的乘客也不多了,我们正在怀疑他老公到底去不去的时候,他们出现了。只见他老公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,身边有个三十岁的女子,戴个大默镜。他们不时地回头四处望着,也许怕委托人跟踪吧。我们高兴起来,没白来呀。
  在飞机上他们坐在我们的隔两排的后边,也是飞机的最后一排。我们用打哈欠的姿势给他们照了一张相,确定了一下角度。感觉我们的这个位置不能顺利拍照。于是我叫过服务员要求说:“把我给调到最后一排吧,您说扶一下那个乘客,我有点晕,想在那里睡会。”服务员爽快地答应下来,走过去跟委托人老公侧对面的乘客说了几句话,那乘客便起身与我调换了坐位。
  换了坐位后,我把调好的录像机对着他们就放心地睡觉了。目的地到了,但见那对男女互相向自己的亲人们报起了平安。委托人接到了平安的电话。这使我感慨,怎么亲人就成不了情人呢?!我们紧随其后走出候机楼,可是他们是有接站的,一转眼便被接走了。望着远去的接站车,我们几乎沮丧到极点:大老远来到这里,决不能让他跑了。
  于是我们跟机场兜售住店的“业务人员”,要来了宣传酒店的传单。好么,光五星级酒店就一大溜,我们想,凭他老公的身份,他肯定住五星级。我们一家家的问:“有个叫XXX客人吗?”还好,这个城市的酒店警惕性比广东的差远了。最后,就剩下这家没问了,该店服务台小姐清脆的回答现在我还有印象:“在XXX房间。”听罢,不能迟疑,马上我们向这家酒店“扑去”。我们刚到,就看见“他们”手位手走进了电梯。我们找了个本店的卫生员,给他们房间打了电话,得知他们不吃夜宵了,我们也找个旅馆休息去了。
  第二天,我们一早就来到他们住宿的房间前。这里有个放花的圆架子,我们打开摄像机把镜头对准房间门,把相机隐藏在花丛下,这样当他们一同出房间时镜头就会录下来。我们又在电梯间安排另一名同事,以等人的姿态站在那里。手里夹着针孔机,以摄录他们一同走向电梯的镜头。
  等到十点左右,这俩人出来了。他们手拉手,一对情侣模样。出了酒店他们打的,我们也打的。与他们一同来到市中心的商业街。为了拍到他们正面镜头,我的同事飞一般的向前跑去,跑进一家有着透明玻璃的临街面包房里,把焦距调近。一会,他们俩人便相拥地进了镜头。因为是在异地,目标人物大胆放肆。给我们创造了许多好机会----
  事后,听委托人说,当他老公看到这些录像时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对画面中的自己陌生了起来,也厌烦了起来,决心痛改前非,求妻子原谅自己。看到委托人重又红润漂亮起来的脸,我们感到由衷的欣慰。